夜秋秋

懒癌晚期。金发厨。
目前蹲坑铁盾/冬盾/盾受/all盾/R76/麦藏/空军组
大爱队长和76爸爸

【R76】死神这一个月都去哪了?

文风极度容易突变,人物OOC,整体搞笑为主(大概吧)


主CP R76,有一句话的源藏、双飞、寡猎、莫天使(真的就只有一句!)



简介:死神出任务,结果一个月没有回来。今天他回来了,还带来了一个冲击性极强的消息。


正文


黑爪某基地内



末日铁拳:“你的任务成功率一直都是黑爪最低的,0%成功率。”


死神:“……”


末日铁拳:“所以这次的任务我把所有重要的环节都安排给了黑百合和黑影,最后为了凑人数我还特地把莫伊拉从实验室里请了出来。”


死神:“……”


末日铁拳:“而你的任务就只是去圣地亚哥分部确认马克西米里安*是否完成了他的任务。”(那个黑爪的智械,详情请观看守望先锋官方漫画《伪装》)


死神:“……”


末日铁拳:“你只需要在确认好情况后发个消息,而且当时SDCC正在举办,所以你完全可以随便Cos一个戴面具的角色,根本不用担心引起注意,甚至都不需要你去战斗。”


死神:“……”


末日铁拳:“就是这样一个跑腿的任务,你不仅没有回复,还失踪了一个月。”


死神:“……”


末日铁拳:“所以解释一下?”


死神:“你们下周日都有空吗?”


除了要接着对可爱的兔兔做实验的莫伊拉其他人都有空。


死神:“我下周结婚,记得穿的好点,不要输给那帮守望先锋,黑爪的场子还是要撑起来的。”



死神 击败了 末日铁拳


死神 击败了 黑百合


死神 击败了 黑影


死神 击败了 莫伊拉


黑爪,团灭。



“给我解释啊啊啊啊啊!!!”有时候末日铁拳真的觉得这个破组织迟早要完。



场景回放(一个月前)



追踪了大半年的士兵76和安娜终于在圣地亚克发现了死神的踪迹。三人在一处隐秘的海边爆发了一场战斗。过程中安娜的睡眠针成功击中死神。


死神的体质基本对睡眠针免疫,只是没法雾化了,但这就给76一个机会。


士兵趁机(划掉)对死神施展了地咚(划掉)把死神压制在地上。大腿腿圈在死神的腰上,小腿压制住死神的下半身,身体压在死神的小腹上,手臂压住死神的,双手则捧住死神的鸟骨面具。


从某种角度上这是一个微妙的体位呢。


“放手,童子军。”死神的声音一如既往的嘶哑,仿佛从地狱深处传来。


“不放!”士兵的声线严重变形,他年轻时就存在的固执却没有改变。


你再不放开就要出车祸了!死神在心底里咆哮。


士兵的面具在打斗中掉落,露出了他的蓝眼睛,他已经不再年轻了,金黄的犹如阳关一般的头发已经灰白,哪怕是超级士兵都不能违规自然的铁律。那张完美的不真实的脸被两道伤疤割开,带来了以前他还是莫里森指挥官时不曾拥有过的凶戾,只有这双海洋一般的眼睛没有任何改变,坚定的眼神只有在看向自己是才会化为一片温柔。


被这种眼神,这种眼睛盯着谁还能受得了!


而且士兵所有的重量基本都在死神的小腹上,不时因为士兵绷紧的身体而在那一块区域磨蹭一下。所以……死神的老/二有了一点抬头的迹象。


死神感觉到压着自己的身体僵住了。


妈的好想死,为什么我没有死在苏黎世。


士兵的身体颤抖的更加厉害,长年被面具遮挡所以变的雪白的皮肤染上了非常明显的红色,蓝色的眼睛甚至有了一点水雾,变的更加水灵,但压制住死神的力道不但没减还有了加强的迹象。


“妈的!杰克 莫里森,你再不放开就真的要出事了。”死神的挣扎愈加剧烈,但身上的就犹如磐石一般纹丝不动。


“不要。”这次杰克直接抱住了他,“我这次不会再放你走了,你每次都要消失好久好久,我去哪都找不到你。”


天啊杰克,虽然我知道你想表达的不是这个意思,但这听起来就是句情话啊。


杰克不安的移动了重心,无意间碰到了身后的那玩意,这无疑就是压垮骆驼的最后一根稻草。


我不管了,名誉这种东西就随他去吧。


睡眠针的效果在此刻非常给面子的消失了。死神雾化从76的怀里挣脱,反身把他压在了身下,然后扔掉了面具重重的吻上了76的嘴唇。


就像他们还是加布里埃尔和杰克时一样,起先是四瓣嘴唇温柔的触碰,然后就变为了两条舌头在口腔内的纠缠,最后他们就会用上牙齿,激烈的撕咬对方的嘴唇。


当死神的手开始撕扯士兵的衣服时,杰克的理智才回归。


“等等…唔…停,停。”士兵在亲吻的间隙勉强漏出了几个词。


“怎么了老家伙?现在反悔来不及了。”死神戴着利爪的手从76的后颈滑倒脸颊,拇指划过士兵的眼睛下方,士兵的眼睛一片朦胧,但还有最后一丝清明。


“安娜,她还在某个狙击点看着呢。”


“她一直是个明白人,估计早就走了,等我们完事后才会出来。”


士兵好不容易把一只手从死神的怀抱里抽出来,毫不留情的抽在了死神的头上。


“你傻了吗?安娜只会拿着狙击镜把一切都看的清清楚楚顺便再拿摄像机拍下来,最后用这个要挟我们。”


死神:好像很有道理欸。

远处摆好了摄像机等着看戏的安娜:啧。


(回忆结束)



感觉自己快要激发猩猩的大招的末日铁拳:“然后你为什么消失了一个月呢?”


死神:“我和杰克一起度蜜月去了,很久以前我就说要带他去西班牙度蜜月,我要补偿我们错过的这些年。”


怒气值99.999%的末日铁拳:“你还记得他是如何抛弃你,把你扔在暗影守望,让你被蒙羞,让你受苦的吗?我之前和你说不要感情用事,你不是还回答我你不会吗。”



场景再回放(一个月前两人完事后的晚上)



士兵的身体光裸着,身上布满淤青和吻痕,他把自己往死神怀里拱,然后轻轻的吻了吻死神的脸颊。


“也许我应该把面具戴上,我现在和怪物没什么两样。”死神还没能离开床铺就被士兵抓了回去。士兵的双臂圈住死神的脖颈,雪白的牙齿调皮的叼住死神的耳垂:“不用,我的美人,你还是如以前一般帅气。”


“……这是你自找的。”死神抱住士兵,再一次把他的士兵压在身下……


(回忆完毕)


“我的未婚夫这么可爱,当然是选择原谅他啊。这就是爱……”“毁天灭地!”


末日铁拳 击败了 死神


末日铁拳 击败了 黑百合


末日铁拳 击败了 黑影


莫伊拉 退出游戏 逃过一劫


被莫伊拉复活的黑影第一时间就是黑进了死神所有的电子设备

               


              是否愿意让黑影担任你的伴娘?


    同意                                                     必须同意



黑百合比较矜持,她只是敲了敲死神的房门,然后向他展示了自己的新枪:“一枪,一个。”


死神统一回复:“婚礼的事全权交给杰克了,我决定不了这种事。”


莫伊拉拒绝加入这种小孩子的游戏。末日铁拳选择提交辞申请。






与此同时,直布罗陀基地




温斯顿觉得自己最近掉毛掉的有点厉害,身体的各项指标也不太好。


守望先锋原本已经死去前指挥官和前副指挥官突然归来,但是还带来了比他们两个还活着这种重磅消息还要重磅的核弹消息——杰克要结婚了,和加布里埃尔,对,就是那个应该死了都前暗影守望指挥官。


然后整个基地就炸锅了。


女人们还好,当安娜妈妈表示伴娘的位置是我的,不服来战后,她们就不再争夺伴娘这个角色,团结一致忽略婚礼主角的想法,开始讨论婚礼的细节。


男人们,主要是麦克雷,托比昂和莱因哈特,基本上每天都要在训练场上打一架,争夺伴郎的职位。源氏直接出局,他的龙一文字伤害量太大,不被允许在训练场使用,所以直接被麦克雷三个踢出竞争赛。


源氏:“哥哥啊。”


被哥哥安♂慰了后,源氏加入了婚礼策划团队,也非常配合都无视了他非常尊敬的前指挥官的意见。


最后莱因哈特胜出(由安娜钦点的)


温斯顿更加钦佩莫里森指挥官了。现在不过十几个人的守望先锋就让它的严重掉毛,而莫里森指挥官以前要管上千个人,还管了几十年,最后只是发际线后退,现在依旧能打能跑,到底怎么做到的啊?


婚礼上



原本说要忙的莫伊拉在听说天使也会来后默默的出现在了教堂的座位上,但是在看到法鸡抱着天使出场后又默默的消失了。


末日铁拳忍着想杀人的心来了,毕竟黑爪的场子还是要撑的。


黑影在坚持不懈的烦了死神三天后得到了证婚人的位置。


黑百合原本因为没当成伴娘非常生气,本来不想来,但最后被猎空连哄带骗叫了过来。


最后鸣谢一下秩序之光对本次婚礼场景布置的大力赞助,以及感谢国际知名DJ卢西奥叫来的交响乐队为本次婚礼提供背景音乐。还有婚礼策划团队的大家,非常感谢!


死神的手从婚礼开始后就没从士兵的腰上拿下来,在交换戒指后动作就改为与士兵十指相扣。接吻时,死神也没有了以前的激烈,他只是温柔的含着他丈夫的嘴唇,他们经历过许多磨难,爱过,恨过,分离过,但最终他们重逢了,而且他们深知不会有什么再把他们分开了,他们会永远在一起,直至死亡。



尾声



“那个,莫里森前辈。我想和你谈谈守望先锋今后的发展问题。”守望先锋如今的领导人依旧不忘自己的本职工作。


“emmm,你们就自己看着办呗,现在的守望先锋是属于你们年轻人的,我该退休了。”


“等等,莫里森前辈,这说明你不会回应守望先锋的召唤了?!”


“抱歉啦,我要去和加比度蜜月,我们打算走遍地球的每一个角落,看遍所有的景色。还有,安娜也不打算回归,她喜欢现在的义警生活。当然我觉得她是认为孤身一人适合她去抢银行,就算那些钱不干净,弄到后也要上缴的,一个人就可以随便拿,不过你放心,安娜基本上都是拿那些钱去救济需要帮助的人的。”


本来以为守望先锋会加入三名大将的温斯顿:我有句MMP一定要讲。



末日铁拳:“等等,这说明你也不会回黑爪了?!”


死神:“我回去干嘛?要不是这两个破组织,我婚礼三十年前就应该办好了,现在我要和杰克过本来应该属于我们的日子,反正我任务成功率是0%,少我一个也无所谓。别想叫军队来抓我,我一个人就能干掉一支军队。”


差点又要放大的末日铁拳忘记了周围都是些什么人,最后被一人一个大带走了。


天使表示我不救。



全场最佳:R76


全场最惨:末日铁拳


————————————

作者都不知道自己在写啥系列,就图个乐呗。但我真的超喜欢这对,请76爸爸再赐我一口奶棒。







Lemurian Star

注⚠️:标题和正文没有半毛钱关系,我真的想不出标题,于是随机播放了一首歌,歌名就这个,所以标题也就是这个了

summary:Peter的宠物狗Cap要离开他了,于是Peter和他的父亲Tony有了一场对话




“带它回去吧,至少让它可以在自己的小窝里面离开,而不是医院。”




Tony把Cap抱上了凯迪拉克,Peter趴在Cap柔软的毛发上,轻轻的抚摸Cap的后背,就像他一直做的那样。




Peter第一次趴在Cap的背上时他还是个小婴儿,现在他已经九岁了。




“Daddy,我们能不能和斯特兰奇叔叔商量一下,不要让Cap去Papa那里。”


“恐怕不行,Peter。没人能承担起扰乱时间法则带来的后果,斯特兰奇叔叔也不行。”


“那我能为Cap做些什么?我是说它现在看起来这么虚弱……”


“你只需要一直陪在它身边,直到Cap去Papa那里。在这之前不要让它感到孤独,许多主人不愿意面对最后的时刻,他们背过身去哭泣,所以他们也未曾注意到在他们身后,那些宠物们有多希望自己用一生来陪伴的存在可以继续在它们身边。”


“Daddy。”


“嗯?”


“当初Papa离开我们的时候,他也觉得孤独吗?他一个人在天堂会孤单吗?”


“……”




Tony把汽车驾驶权交给Friday,调整座椅的方向,好让自己与Peter面对面。


“他不会觉得孤单的,Papa走的时候我一直在他身边,他曾经的朋友们会在天堂陪他,Cap也会陪着他的。”


“可我会觉得孤单,Cap是我最好的朋友!”Peter用力的抽鼻子,想要掩饰他的哭泣。


“那我们明天就去买一条新的狗,长得和Cap一样的。”


“不!我不允许有谁可以随随便便代替Cap!这对Cap不公平!对那条小狗也不公平!”用力的摇头,把Cap抱的更紧一点,Peter能感觉到Cap正在舔自己的脸颊,那是安慰的意思。




“不是代替Cap,我的小天才。是去找一个新的寄托。”


——就像你是我的寄托一样。


“Cap离开我们后,我们的生活就会缺一块。如果这个空洞不能忍受,就找一件事情做。”


——失去Steve后,我最初是靠酗酒度日。妄图用酒精掩盖这个巨大的空洞。


“与这件事情一起到来的,还有许许多多的问题。同时还有解决这些问题的过程,它们会把这个空洞慢慢的填补上。”


——直到Wanda把你抱到我面前,告诉我你是我和Steve生命的延续。


“不一定要养条新的狗,做什么都可以。只要能转移你的注意力。”


——我把一切精力用来照顾你。因为你,我才能走出那段艰难的时光。




Friday出声提醒已经到达复仇者基地,Tony把Cap抱下车,Peter跟在后面。


Peter一直希望长大后可以抱起Cap,但Cap长的比Peter还快,这个愿望到最后也没能实现。




“Daddy,你是怎么捡到Cap的?”


“那可就说来话长了。”




那年我和Steve吵了一架,我们离开了彼此,Steve去了瓦坎达,我则留在美国继续处理烂摊子。




差不多就是第二年吧,灭霸来到地球的前一年,我原本只是去开会,你知道小辣椒发起火来有多可怕吧?比Steve还恐怖,至少Steve没办法用辞职来威胁我。




我真的去开会了,就只是想顺路买杯咖啡喝而已,感谢小辣椒,我快三小时没喝到一口咖啡了。于是我就在一家咖啡馆前停下来。我真的没注意到那是Steve常去的那家咖啡馆,真的没有,都是Friday的锅,她找的咖啡馆。




于是我就被那个金发服务生给套住了,她求着我解释Steve到底出了什么事,为什么会变成通缉犯。嗨,又是一个被美国队长救了后坚信他是无辜的脑残粉。那明明都是他的错……好吧,我也有错,不过我绝对只有三分错,剩下七分都是他的问题。




跑题了,于是我就多待了这么十分钟,等到我终于安抚完那个女服务生后,我拿着特浓咖啡和火腿三明治出来,顺便,那个三明治难吃到爆了,Steve都做不出那么难吃的东西。没错,Papa真的一点都不会做饭,有一次他成功触发火警吓跑了半个基地的人,没跑掉的那一半都被灭火泡泡困住了,包括你Papa。




然后我就碰上了一只营养不良,浑身都是灰尘的瘦小的流浪狗,那就是我和Cap的初次见面,我不相信命运,可现实有时候就这么巧。




当时Cap用他的大眼睛盯着我,我还以为是我手上的三明治吸引了他,结果Cap连闻都不闻,真骄傲,后来我带他去宠物医院,检查出来他明明都快三天没吃东西了,可他就是不要别人的施舍。简直和你Papa一个脾气。




他身上都是灰,但这不妨碍我发现他的毛发是金色的,虽然因为营养不良,那种金色已经非常暗淡了。




我收留了Cap,蜘蛛侠无意间发现他对Cap这个词有反应,然后这个名字就定下来了。结果Cap就真的把自己当队长了,每天都在基地里巡视,不允许有人晚睡,早上六点半就准时去扒每一个人的房门,要是有谁不听,他就在门外使劲叫,倔强的像头小牛。




Cap只对我网开一面,他知道我常常在实验室里通宵工作,但从来没有打扰过我,只是一旦我出来实验室,他一点会监督我吃饭洗澡睡觉,我要是敢不做他就会去找罗迪或小辣椒,反正他会把任何一个他能叫来的人都找一遍,直到我乖乖听话。




一年后灭霸来了,他要抹除全宇宙一半的生命,还一度成功了。我就是在那时重新见到了Steve,一开始我们还在冷战,谁都不理谁,我在研究新装甲,他要去做善后工作,原本那群要把他丢进监狱的人也消失了一大半,没人敢不听他的话了,群众就像找到了主心骨。人就是这样,真好笑。




结果你猜怎么着?Cap看到他就像看到我一样,比对我时还亲热,对他又叫有蹭,不过要不是有Cap,我们两个可能还会像小孩子一样耍脾气,谁都不理谁。




Steve没忍住笑意,轻轻抚摸Cap,对我说了两年来的第一句话:“你养的小狗?”




我们又和好了,一起想办法阻止灭霸,复仇者的初代六人穿越时间阻止灭霸得到宝石,惊奇队长又给了灭霸最后一击。我们成功了,正义又一次打败了邪恶。




后来?没有了,结束了,Steve受的伤太重,没能救回来,不过我们都在他身边,他在我怀里走完了最后一程,他所有的朋友都在他的身边,直到最后,他都不是孤独的。




Tony结束了他的故事,揉乱了Cap头顶的毛发,换来了Cap小声的呜咽。




“Daddy,我能把队长熊留给Cap吗?这样Cap以后就不会忘记我了。我还想写封信给Papa,让Cap见到Papa时交给Papa。这样Papa就能认出Cap了。”


“这你可要问问Cap的意见了。”


“汪!”




“我觉得Cap同意了!”


“那么,Peter士兵,去拿白纸和笔来,我们现在就给Papa写信。”


“遵命,长官!”“汪!”


“别忘了信封。”








“亲爱的Papa:我是Peter……”






——end



求文占tag抱歉

求篇不知道是盾冬还是冬盾的文。里面的时间线应该是队2后,冬兵的指令出错从杀掉队长变成了保护队长。里面还有段对话好像是 “你好911吗?我是史蒂夫罗杰斯,对,就是那个史蒂夫罗杰斯,我家门口倒了一个拿狙击枪的九头蛇怎么办?什么,我应该打给安全局?” 有一次在网上搜到的,不知道是哪里的文,很久以前看到的,求告知(つД`)ノ

@噗噗 今天一回家就收到本子了呢!太太棒棒哒🎉可是为虾米有四本😱我明明只买了两本啊?难道是太太希望我为我们大盾冬教传教吗?我没有安利的经验啊(青蛙惊恐.jpg)

无头无尾小段子又名“大家一起来吐槽”

讲真这种段子我能写一百个🙂
(别听上面这个孩子说的话,她开玩笑呢)

秘密帝国片花:

1
我不是杀手。”小黑蛛迈尔斯放弃了杀死美国队长的行动。
“咔!这一幕结束,演员准备一下,要拍下一场了!”导演举着喇叭喊。
倒在地上的史蒂夫站起来拉起同样倒在地上的黑寡妇娜塔莎
“希望我刚刚没有真的戳伤你,我好像用力过头了。”
“没事,你没碰到,一起去喝个咖啡?”
腿上还插着两把刀的惩罚者弗兰克正在向工作人员抱怨衣服上沾的红颜料太难洗。
“演的不错迈尔斯。”史蒂夫没有忘记称赞这位年轻的演员。
迈尔斯看起来非常激动,往后退了好几步直到撞上了正在脱特效捕捉服的阿玛迪斯。
“谢谢您先生!我还有许多要像您学习的地方!”
“而你刚才还打了他几拳。”黄蜂女纳迪娅毫不留情的吐槽,看来她真的为自己随时都得穿着的特效服而火大。

2
“我真的超讨厌我的人设,这意味着我的每一出戏都要往身上抹那种血浆。”死侍韦德嚼着墨西哥卷饼吐槽到。
看一群在网络中赫赫有名的英雄演员们带着他们没有卸下的妆容一起吃盒饭吐槽,这真的……很有冲击性。
“同意,而且我真的不明白超级英雄为什么都要穿紧身衣,你们谁还记得自己上一次能吃饱饭是什么时候的事了吗?我每天都得乖乖听我的戏服的话,天晓得上一次我吃甜甜圈是什么时候的事了。”新星亚历山大第一个表示同意。
“但这意味着你不需要把你在戏中吃过的食物再用二倍的运动量补回来。”蜘蛛侠彼得再也不想回忆起那次因为剧情需要而吃了三个甜甜圈,最后不得不在跑步机上奋斗三小时来把热量消耗掉的那一天。
“而如果你的角色需要敞开衣服,你还得花大把时间来锻炼肌肉。我、卢克、托尔,就连简福斯特都得乖乖把自己的肌肉练的厚实强壮,还要保证它们不会退回去。”铁拳丹尼看着盘子里的鸡胸肉,这个月第数不清次想要把头砸进盘子里。
“如果你有特殊人设,你还得努力去学习新的演技。我有必要怀疑当年导演给我弄这两个角是为了防止我哪天撞墙上时能有个缓冲,但我还是得谢谢他,毕竟这对角的确帮我挡了无数次撞墙然后破相的事故了。”夜魔侠马特接了这一棒,继续吐槽下去。
“穿着盔甲的人物连厕所都上不了,更不敢喝水,你上个厕所最起码十分钟,这还是得在一群人的帮助下脱掉盔甲后要花的时间。你根本不敢也不能乱动,随便动个手指都可以让你的装甲卡住,于是工作人员还得想办法来把装甲拗回来。而且说真的,这装甲敢不敢再不透气点?”新来的演员钢铁之心莱丽拼命的挥着扇子,效果甚微。
“但假如你的肤色完全不是人类该有的颜色,你还得为自己上特效妆,这绝对不是什么舒服的体验,你要一动不动好几个小时用来上妆,眼皮嘴唇手指甲都得上色!不要问我感受,我拒绝回答。”薇薇幻视依旧在寻找不需要卸妆就能吃饭,还可以保证不会吃到颜料的方法。
“我得说罗迪这锅甩的太好了,好几年都不用穿盔甲了。我现在反悔这个剧本行不行?每天穿特效服也真的太TM难受了,我这个AI托尼到底还要演几年啊?”这位仁兄就不多介绍啦,当初可是他自己以为可以不再穿讨厌的盔甲,听都不听经纪人说明就同意的欸。

3
“我要问问当年的导演,九头蛇的主配色为什么是黄和绿?他们的审美被吃了吗?反叛难道就要被剥夺穿的好看点的权利吗?”
史蒂夫看着自己最新的戏服——一套黄绿相间的盔甲,还得尽力忽略身边凑热闹的同行的毫不避讳的狂笑声。
拜托!就连导演都在拼命憋笑诶,这套戏服到底是谁出的主意!再来一次这种被黑化的剧本他就真的不想干了,光是服装太吃藕了!隔壁电影的演员克里斯都在用一种恐惧的眼神看自己了,希望导演——绝对不要放过他!不能光自己一个人受苦!
有时候美国队长的想法不是很美国队长。

4
罗迪虽然在剧里阵亡了,但是他依旧得和其他阵亡的同僚们一起负责后期,比如现在他正在为秘密勇士陪特效。
“人家隔壁主线剧情起码还有真的废墟用用,就算那只是一堆石块铁板。但我们这里已经穷的连块塑料板都买不起了吗?母舰坠落的场景只能全靠特效?”地狱火·对不起我忘了你的名字但我懒得去查了向现在负责化妆的娜塔莎抱怨。
“要怪就怪你们只是个支线剧情但特效却特多的剧组吧,现在你们还有钱买盒饭就已经是奇迹了。”过来看看顺便还要担任摄影师的布鲁斯如此回答。

5
真·吐槽
史蒂夫:只有我觉得这部剧简直是虎头蛇尾,基本烂尾的吗?
所有演员:你说的太对了!

飞高一点,再飞高一点;飞远一点,再飞远一点


史蒂夫知道自己正在死亡,子弹带来的伤害有多大他自己清楚。

他感觉到莎伦在哭——他不怪她;他感觉到他被抬上救护车——这没有用;他感觉到有人在喊“我们要失去他了!”——那人说对了。

他没有恐惧,人固有一死。他只是,只是很担心。

担心他的爱人,担心她会不会知道这一切的真相。
担心他的挚友,担心他能不能好好活,不抱仇恨和痛苦的活。
担心他的支持者,担心他们会不会有事,能不能继续坚持他们的路。
担心他自己,担心他的死亡是否会再造成一次内战,他不想再看到有人伤亡了。

他感觉到狂风袭来,把他的灵魂卷走——这真奇怪,他不会法术,也没体验过灵魂出窍。可他就是知道。

他终于攒够了力气睁开眼睛,他看到——

他看到他飞离了救护车,越飞越高,越飞越远。
他看到曼哈顿的全景,美丽的夜景,他从没有好好欣赏过。
他看到自己深爱的国家,哪怕这个国家让他失望,并害了他。
他看到了整个地球,原来这个世界真的如此渺小。
他看到了宇宙,无尽的星河在他眼前展开,这是他从未见过的景色,如此美丽……

他忽然想起了他的从前,他最初的模样,他最初的梦想,他最初的衷心。

他收到的第一个礼物其实不是那套画笔,而是一只风筝。

那是一个手艺人老头送给他的,为了感谢正义感爆棚的他指出那个偷东西的小混混。

瘦小的他抱着一个比身体还宽带风筝回了家。

莎拉带着他去空地放风筝,他们看着这只做工还算不上精细的普通小风筝晃晃悠悠的飞上天。

线放完了,风筝飞的很高,但还不够高,他希望风筝可以再飞高一点。

于是他放开手,让风筝自己飞。

大风起兮,蓝色的小风筝越飞越高,越飞越远。他看着风筝,飞过他从未能登上的小山,飞的比山还高,飞出他的视线范围,飞的超过他所去过的最远的地方……

莎拉是一个好妈妈,她一直非常理解他。她问他:“你是不是想飞的比这只风筝还远?”他回答是。她说:“你可以的。”

这是他的第一个梦想,他的初衷:飞的更高,看看能不能飞的比最高的山还高;飞的更远,看看能不能飞到世界的尽头。

他想看看他的极限在哪里。他能做到哪一步。

他果然如他的梦想一般。

他成为了第一个超级士兵,他打败了九头蛇,他从沉睡了七十的冰川中被唤醒,他和新的伙伴了创立了复仇者,他在复仇者中有了极大的威信,他找回了他的挚友,他带领着他的支持者与政府对抗……

现在,一切都结束了。现在,他只想完成他最初的心愿,他之前一直为朋友,为世界,为信念而战。现在,他要为自己而战。

他看到了他的过去,他所经历的一切,这些回忆在他眼前排开,提醒着他他已经历过多少。

他终是意识到他原来已经活了这么久,他做了这么多事,飞的这么高这么远了!

他已经翻越了无数高山,终于没有一座更高的山让他爬了。他已看过了无数景色,历经人生百态,他已经没有遗憾了……

但他又感到异常,但这次不是风,而是水。

蔚蓝的,和他的眼睛一样的水卷席了他,把他包裹起来,又冲回时间的洪流。

他知道了,他其实还能飞的更高更远,还有山可以爬,但不是现在。

机器发出了尖锐的声音,他闭上了眼睛。


——————————————————

不知道有没有人看过《神兽退散》这部漫画,里面的秦掠红在一些地方总感觉和队长很像,他们最初都弱小,但他们又有着远大的梦想,哪怕为此付出生命都毫无悔意。他们的一生都在前进的路上。

基妹恶作剧引发的意外故事第二弹

这是一个关于基妹恶作剧,导致复联领队兼保姆的队长变成婴儿,所以复仇者们不得不在照顾婴儿史蒂夫的同时还要照顾失去了保姆队长安排照顾的自己的故事

冬日战士史蒂夫不可能这么可爱!【5】

冬日战士也有疑惑的时候

让我们回到史蒂夫被变成女孩子的那一刻。

娜塔沙冲到史蒂夫面前,以确定她刚刚没有看花眼。随后,娜塔沙把视线定在了一个……不可描述的地方……

史蒂夫的那件紧身战斗服不该小的地方小了,不该大的地方大了,虽然那地方本来就不小……

娜塔沙抬头,把没搞清楚发生了什么的史蒂夫从头到脚打量了一遍后,鼻子一热,两行鼻血流了下来。

史蒂夫表示有点害怕。

“小娜……”一句微弱的声音从一堆废墟上传来,鹰眼站在废墟上,眼眶都红了。

“你果然……没事,我能理解的,只要你幸福,我无所谓,呜哇哇哇……”

看着莫名其妙哭着跑走的鹰眼和捂着鼻子直翻白眼的娜塔沙,史蒂夫进入疑惑的兔子模式,眉头微皱,嘴唇微抿,脑袋微歪,蓝眼睛里写着两个大大的问号。

在一旁默默的围观了一切的猎鹰仿佛看见了一排巨大的问号出现在史蒂夫周围。

再让我们回到巴恩斯醒来前。

斯蒂芬妮哆嗦着缩在墙角,而娜塔沙的影子印在墙上,而且似乎出现了两只角和一条尾巴。

斯蒂芬妮已经是浑身颤抖,泪水在眼眶里打转。

“我说,只是穿件内衣而已,士兵你至于吗?”希尔低头为自己涂指甲,连头都懒的抬——这两人已经僵持了十分钟了。

“我不想穿……”兔子斯蒂芬妮用(柔弱?对,就是柔弱)的声音说。

“可你不穿的话就更不礼貌了,更对不起女性。”娜塔沙使出只对史蒂夫有用的杀手锏。

斯蒂芬妮不出所料,颤颤巍巍的接过内衣,然后迅速进化成西红柿战士,再然后飞速退回洗手间。

“Well,没想到这个差点杀了佛瑞和队长的家伙这么单纯,估计还是个纯情小处男。”希尔说。

“他恐怕还真只能算个男孩,不过恐怕他暂时只能当个女孩子,班纳还没研究出来怎么复原这个吊带裙毁灭者。”说到这,娜塔沙忽然出现一个莫名的笑容,“我猜五秒,五、四、三、二……”

“吱呀—”洗手间的门打开一条缝,斯蒂芬妮的金发露出一些,“娜塔沙,可以帮我个忙吧?”

“我就说吧,一个处男怎么会知道内衣怎么穿。”娜塔沙朝希尔摊摊手,转身向卫生间走去。

两人终于从洗手间走出来时,对不起纠正下,一个人是被另一个拖出来的。达茜瞬间就傻了。

在两人折腾时,陪着简来看托尔的达茜就过来凑热闹了。了解了前因后果的达茜看着面前的36E,忽然一弯腰……

“砰。”达茜把脑袋砸在斯蒂芬妮的胸上,猛吸一口气。

…………

赶来的简把达茜一脚踹出去:“我们要不要给她叫个救护车?她看上去已经不会呼吸了。”

娜塔沙和希尔以及听到尖叫赶来的佩珀虽然很嫉妒这个胸比纯女性还大的男人,但还是把已经忘记如何呼吸的女孩送到了急救室。

女孩们已经预感到未来绝不简单了,女人的第六感总是非常准的,这点不容置疑。

TBC

P.S为什么史蒂夫在面对巴恩斯时非常淡定?人家已经冷静一下来了啊。开玩笑,那可是冬兵。

真·P.S我实在不知道内衣梗咋写,大家就将就下,当个过渡段好了。

冬日战士史蒂夫不可能这么可爱!【4】

给夏至未央点的史蒂夫性转梗,估计会连载过几期


1.每当外星人入侵地球时,都会搞事

一道激光从巴恩斯身边划过,险些打着他。“妈的。”巴恩斯骂了一句,手中的盾牌飞出,把一架小飞船打下来。

“宇宙这么大,为啥这些外星人就喜欢往地球跑?”钢铁侠托尼躲过一枚火球,还不忘吐槽,“还特别喜欢追着我跑。”

“Well,颜色鲜艳的东西总会吸引注意力,更别说你这只天妇罗了。”黑寡妇呛了托尼一句。

还不等托尼吐槽回去,一枚火球就在他们身边爆炸了。

“史蒂夫!”被余波炸出老远的巴恩斯一个翻身跳起来,无视身上火辣辣的疼痛感,向爆炸的地方跑去。
他刚刚看见一道激光扫过史蒂夫和娜塔沙站的位置,而通讯器里传来了娜塔沙慌乱的声音:

“史蒂夫?士兵?这……这什么鬼啊?!”

然而他刚跑出两步,一枚火球又砸了归来。

“F**k!”这是巴恩斯昏迷前最后的说的话。“language!”这是巴恩斯昏迷前,听到托尼说的话。醒来后我一定要和他打一架。这是巴恩斯昏迷前想到的最后一句话。

巴恩斯睁眼,看到娜塔沙忧心忡忡的看着他,纠结了半天后才对他勉强露出笑容:“嗨,你醒啦……”

这可不对,比男人还要强悍果断的黑寡妇娜塔沙不会随意露出这种犹豫的神情。

该死,难道是史蒂夫……

“史蒂夫怎么样了?我听到你叫他的名字,他是不是……”巴恩斯没敢说下去,他害怕再一次失去他,不能再失去他了。

“我就是要来和你说他的事……不不不,别一副要死的表情,那个比基尼杀手没有受伤,他在某种程度上比你还要好……呃,你直接看看他就明白了。贾维斯!叫史蒂夫进来。”

几分钟后史蒂夫就来了,他敲敲门
(实际上史蒂夫是复联里唯二的进门会敲门的人了,另一个是班纳)走进病房。

然后巴恩斯就当机了。

任何男人在看到一个金发碧眼大胸细腰翘臀长腿的妹子时都会呆掉吧。更何况这个妹子看上去比男人还高,而那一头金色的大波浪卷发绝对是理发师们的榜样。虽然她穿的是普通白衬衫和牛仔裤,可这照样不能掩盖她动人的身材。

等等,刚才娜塔沙不是叫史蒂夫过来的吗?

巴奇用一脸“不会吧不是我想的那样吧这不会就是……”的表情看着娜塔沙。娜塔沙无情的打破他的那一点幻想:“是的队长,这就是你想的那样,看来我们的史蒂夫得改名斯蒂芬妮了。”

冬兵史蒂……哦不,斯蒂芬妮一如既往的没有表情,好像他被外星人莫名其妙的变成了女人是一件普通的犹如吃饭喝水一样的事。

但巴恩斯已经预感到未来会发生不少事了,他的第六感比女人还准,真的,不骗你。

TBC


提问:清水文是算Stucky吗?有木有大大来解释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