夜秋秋

脑洞超多却连开坑时间都没有的苦逼学生党

冬日战士史蒂夫不可能这么可爱!【5】

冬日战士也有疑惑的时候

让我们回到史蒂夫被变成女孩子的那一刻。

娜塔沙冲到史蒂夫面前,以确定她刚刚没有看花眼。随后,娜塔沙把视线定在了一个……不可描述的地方……

史蒂夫的那件紧身战斗服不该小的地方小了,不该大的地方大了,虽然那地方本来就不小……

娜塔沙抬头,把没搞清楚发生了什么的史蒂夫从头到脚打量了一遍后,鼻子一热,两行鼻血流了下来。

史蒂夫表示有点害怕。

“小娜……”一句微弱的声音从一堆废墟上传来,鹰眼站在废墟上,眼眶都红了。

“你果然……没事,我能理解的,只要你幸福,我无所谓,呜哇哇哇……”

看着莫名其妙哭着跑走的鹰眼和捂着鼻子直翻白眼的娜塔沙,史蒂夫进入疑惑的兔子模式,眉头微皱,嘴唇微抿,脑袋微歪,蓝眼睛里写着两个大大的问号。

在一旁默默的围观了一切的猎鹰仿佛看见了一排巨大的问号出现在史蒂夫周围。

再让我们回到巴恩斯醒来前。

斯蒂芬妮哆嗦着缩在墙角,而娜塔沙的影子印在墙上,而且似乎出现了两只角和一条尾巴。

斯蒂芬妮已经是浑身颤抖,泪水在眼眶里打转。

“我说,只是穿件内衣而已,士兵你至于吗?”希尔低头为自己涂指甲,连头都懒的抬——这两人已经僵持了十分钟了。

“我不想穿……”兔子斯蒂芬妮用(柔弱?对,就是柔弱)的声音说。

“可你不穿的话就更不礼貌了,更对不起女性。”娜塔沙使出只对史蒂夫有用的杀手锏。

斯蒂芬妮不出所料,颤颤巍巍的接过内衣,然后迅速进化成西红柿战士,再然后飞速退回洗手间。

“Well,没想到这个差点杀了佛瑞和队长的家伙这么单纯,估计还是个纯情小处男。”希尔说。

“他恐怕还真只能算个男孩,不过恐怕他暂时只能当个女孩子,班纳还没研究出来怎么复原这个吊带裙毁灭者。”说到这,娜塔沙忽然出现一个莫名的笑容,“我猜五秒,五、四、三、二……”

“吱呀—”洗手间的门打开一条缝,斯蒂芬妮的金发露出一些,“娜塔沙,可以帮我个忙吧?”

“我就说吧,一个处男怎么会知道内衣怎么穿。”娜塔沙朝希尔摊摊手,转身向卫生间走去。

两人终于从洗手间走出来时,对不起纠正下,一个人是被另一个拖出来的。达茜瞬间就傻了。

在两人折腾时,陪着简来看托尔的达茜就过来凑热闹了。了解了前因后果的达茜看着面前的36E,忽然一弯腰……

“砰。”达茜把脑袋砸在斯蒂芬妮的胸上,猛吸一口气。

…………

赶来的简把达茜一脚踹出去:“我们要不要给她叫个救护车?她看上去已经不会呼吸了。”

娜塔沙和希尔以及听到尖叫赶来的佩珀虽然很嫉妒这个胸比纯女性还大的男人,但还是把已经忘记如何呼吸的女孩送到了急救室。

女孩们已经预感到未来绝不简单了,女人的第六感总是非常准的,这点不容置疑。

TBC

P.S为什么史蒂夫在面对巴恩斯时非常淡定?人家已经冷静一下来了啊。开玩笑,那可是冬兵。

真·P.S我实在不知道内衣梗咋写,大家就将就下,当个过渡段好了。

评论(2)

热度(6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