夜秋秋

脑洞超多却连开坑时间都没有的苦逼学生党

飞高一点,再飞高一点;飞远一点,再飞远一点


史蒂夫知道自己正在死亡,子弹带来的伤害有多大他自己清楚。

他感觉到莎伦在哭——他不怪她;他感觉到他被抬上救护车——这没有用;他感觉到有人在喊“我们要失去他了!”——那人说对了。

他没有恐惧,人固有一死。他只是,只是很担心。

担心他的爱人,担心她会不会知道这一切的真相。
担心他的挚友,担心他能不能好好活,不抱仇恨和痛苦的活。
担心他的支持者,担心他们会不会有事,能不能继续坚持他们的路。
担心他自己,担心他的死亡是否会再造成一次内战,他不想再看到有人伤亡了。

他感觉到狂风袭来,把他的灵魂卷走——这真奇怪,他不会法术,也没体验过灵魂出窍。可他就是知道。

他终于攒够了力气睁开眼睛,他看到——

他看到他飞离了救护车,越飞越高,越飞越远。
他看到曼哈顿的全景,美丽的夜景,他从没有好好欣赏过。
他看到自己深爱的国家,哪怕这个国家让他失望,并害了他。
他看到了整个地球,原来这个世界真的如此渺小。
他看到了宇宙,无尽的星河在他眼前展开,这是他从未见过的景色,如此美丽……

他忽然想起了他的从前,他最初的模样,他最初的梦想,他最初的衷心。

他收到的第一个礼物其实不是那套画笔,而是一只风筝。

那是一个手艺人老头送给他的,为了感谢正义感爆棚的他指出那个偷东西的小混混。

瘦小的他抱着一个比身体还宽带风筝回了家。

莎拉带着他去空地放风筝,他们看着这只做工还算不上精细的普通小风筝晃晃悠悠的飞上天。

线放完了,风筝飞的很高,但还不够高,他希望风筝可以再飞高一点。

于是他放开手,让风筝自己飞。

大风起兮,蓝色的小风筝越飞越高,越飞越远。他看着风筝,飞过他从未能登上的小山,飞的比山还高,飞出他的视线范围,飞的超过他所去过的最远的地方……

莎拉是一个好妈妈,她一直非常理解他。她问他:“你是不是想飞的比这只风筝还远?”他回答是。她说:“你可以的。”

这是他的第一个梦想,他的初衷:飞的更高,看看能不能飞的比最高的山还高;飞的更远,看看能不能飞到世界的尽头。

他想看看他的极限在哪里。他能做到哪一步。

他果然如他的梦想一般。

他成为了第一个超级士兵,他打败了九头蛇,他从沉睡了七十的冰川中被唤醒,他和新的伙伴了创立了复仇者,他在复仇者中有了极大的威信,他找回了他的挚友,他带领着他的支持者与政府对抗……

现在,一切都结束了。现在,他只想完成他最初的心愿,他之前一直为朋友,为世界,为信念而战。现在,他要为自己而战。

他看到了他的过去,他所经历的一切,这些回忆在他眼前排开,提醒着他他已经历过多少。

他终是意识到他原来已经活了这么久,他做了这么多事,飞的这么高这么远了!

他已经翻越了无数高山,终于没有一座更高的山让他爬了。他已看过了无数景色,历经人生百态,他已经没有遗憾了……

但他又感到异常,但这次不是风,而是水。

蔚蓝的,和他的眼睛一样的水卷席了他,把他包裹起来,又冲回时间的洪流。

他知道了,他其实还能飞的更高更远,还有山可以爬,但不是现在。

机器发出了尖锐的声音,他闭上了眼睛。


——————————————————

不知道有没有人看过《神兽退散》这部漫画,里面的秦掠红在一些地方总感觉和队长很像,他们最初都弱小,但他们又有着远大的梦想,哪怕为此付出生命都毫无悔意。他们的一生都在前进的路上。

评论

热度(19)